我们该如何应对澳大利亚乃至整个西方